欢迎来到四川省地质测绘院!   
联系我们

院 长:杨富均
法人代表:杨富均
地址:成都市鼓楼北四街27号
电话:028-86918868
传真:028-86913376
E_mail:scdzchy@163.com

文化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理想,在岁月中迁徙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2日 14:53     浏览次数:1447     返回上一页

18岁那一年的夏天,我刚刚结束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摸底考试,因为听得“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约上三五好友附庸风雅的去了山中清幽的寺庙听泉水弹出空灵的琴声,品一盏香茶,坐看云卷云舒。

那时的Y是才子一枚,他清瘦,戴着眼镜一副斯文模样,嘴角挂着不可一世的笑容,总穿着一件印有“青春无限”四个字的墨绿色T恤,走起路来昂首阔步脚下生风,从骨子里都透着傲气和不羁。那天他聊起了他的初中老师,一个身在困苦但同样才华横溢的老师,他如兄如父,但天不假年,在一场意外中撇下他的娇妻弱子独自去了。说到这里,他已将茶换成了啤酒,一瓶啤酒下肚,他字字句句掷地有声,他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上进全为了这位对他寄以厚望的老师,为了不辜负这样的厚望,他为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考上某知名美术学院,他渴望让他的艺术才能得到极大发展。讲完后他失声痛哭,泪流满面。

这是我第一次听别人那么真切的聊着理想,又被别人的理想触动。

遥想在小学的课堂上,老师提问:同学们,你们的理想是什么啊?下面小手哗啦啦举起一片,有些说我要当老师,有些说我要当科学家,还有些说我要当警察。天真稚嫩的脑袋瓜子里想的都是各种熠熠生辉的形象,至于老师、科学家和警察具体是什么可能真是其次了。那时的理想虚无缥缈,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认真思考这样的问题,也没有想过考试的目的,没有想过人生的意义,更没有想过要成为谁。确切的说,我的理想当时是活在语文作文的考卷上的,颇有些“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

青春终不是一壶清茶,而是一杯醇酒。那如酒一般甘冽的青春似乎真的是无限的,我整日里沉浸在张爱玲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哦,是的,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在自认为无限的青春里,在那么一个偶然的时刻,我听到理想犹如花开的声音,振聋发聩,直击心扉,从那天开始,我就算顿悟了吧。少女的一些小心思也因为这样的顿悟而显得有些不同——人生应该还有些别的意义!

高考结束后,我和朋友们聚在学校的八角亭,对母校做最后的告别。Y问我,你想要做什么?我扬起下巴,激情飞扬:我想要游历祖国的山山水水,我想要看看祖国的盛世美颜。Y颇有些震惊,随即哈哈一笑,你的想法可真是天马行空!我没有再说话,这真是我认真想过的,那时在象牙塔每日吟诵那些诗句的我,始终想要去终南山体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心境;去塞外沙漠看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丽;去庐山香炉峰观赏“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迷幻;去黄河领略“九曲黄河万里浪,浪淘风簸自天涯”的磅礴……

多年后的我成为一名地质工作者,终日与山山水水为伴。工作后的那一年,在祖国边陲的某个勘察工地上,钻机的突突声打碎了热带风光静谧,偶尔一阵风也没能稀释工地帐篷中的闷热,倒是为饭菜添得一层泥沙。我们的饭菜清淡,给我们加作料咯!钻机机长不失乐观的哈哈大笑。我和同事J也笑了——大约是苦笑。夜晚来临,夜风阵阵,我和J坐在帐篷外的山坡上,漫天繁星,仿佛伸手可摘,那个景象像极了诗中描绘:“当夜色降临,我站在台阶上倾听;星星蜂拥在花园里,而我站在黑暗中,听,一颗星星落地作响! 你别赤脚在这草地上散步,我的花园到处是星星的碎片。”这样的夜色适合聊过往和未来,和心中的秘密。

在这如梦如幻的星空下,J问我,你怎么想着做了这一行的?这一行那么苦。我望着她,恍惚中我又回到了18岁琴泉边和高考结束后八角亭,我沉思良久,依然扬起了下巴:我想游历祖国的山山水水,看看祖国的盛世美颜。J笑着说,这是你的理想?我说其实也有一些不同,我想要守这护这山山水水的美好。刹那间我开始明白,那自以为无限的青春其实早已结束。

当我站在白马雪山上望着那起起伏伏的山脉,我想要是我是一只鸟是否能飞越这连绵不绝的山;当我坐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指尖触摸湍急的流水,我想要是我是一条鱼是否能游过这蜿蜒流淌的河;当我漫步在龙灯草原双脚踩着柔软的草地,我想我要是一匹马是否奔向绿草繁花的深处。

这样的工作听起来似乎那么浪漫,那么让人渴望,是不是?哈哈!那是我摒弃了所有的艰辛而提炼出一点纯粹的美好。与我们相伴的更多是无数的滑坡、崩塌和泥石流。大自然的母亲在生出那些妙不可言的美景的同时,也会让无数的地质灾害与之相伴。记得读大学的时候,老师对我们说:地质工作者就是地球的医生,地球之美就等于地质之美。在工作之后才深入的体会了这句话。在地质灾害高发季,有地质工作者的排危避险;在地质灾害降临时,有地质工作者的应急救援;在地质灾害发生后,有地质工作者的设计治理。

无数的地质工作者行走在悬崖峭壁,田间阡陌,穿梭于苍茫草原,江河湖海,用自己的信念和双脚丈量着祖国每一寸土地,风餐露宿,日夜兼程,砥砺前行,不负人生。如今在新时代的号召下,地质工作又加入了更多的新元素,地质 自然资源、地质 生态、地质 农业、地质 城镇建设、地质 文化旅游、地质 应急保障等。地质工作与社会经济文化和生态文明的碰撞迸发出无比绚烂的火花,这火花照耀出青山绿水的秀美,装点出民生经济的繁荣,映衬出百姓生活的安定,催生出防灾科技的强大。

岁月流转,时空变幻,理想其实从未消逝。它从人的一个阶段迁移到另外一个阶段,从朦朦胧胧逐渐变得清晰明亮。从小学课堂中的稚嫩,到琴泉边的茫然,到八角亭里的豪迈,再到星空下的果决,理想在岁月中迁徙,在岁月中成长,最后融入时代的洪流,青年一代的我们也在奔涌向前的洪流中找寻自身的价值和人生的方向。(谌岚)


最新评论

地址:中国 • 四川 • 成都市鼓楼北四街27号

电话:028-86918868   传真:028-86913376 E_mail:scdzchy@163.com 

© 2016 四川省地质测绘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6015962号-1

四川省地矿局测绘队

扫一扫微信关注

统一服务热线
028-86929559